人的存在
来源:《新论语》之五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7-11-09 | 1092 次浏览 | 分享到:

如果说世界是充满了战争灾难的地带,估计以“始终不渝地忠于真理的人们,在写到任何人时都不应存个人爱憎之见”(塔西佗,《历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年)为怀的普布里乌斯·塔西佗(Publius Tacitus)不会有异议。塔西佗就曾记录过一段充满了战争灾难的世界历史——“在这里面有恐怖的战争、激烈的内哄,这些内哄即使没有大动干戈也是恐怖的。有四个皇帝被杀;发生了三次内战,更多的对外战争,常常是国内与国外的战争同时进行。在东方成功了,在西方却遇到不幸”(出处同上)。而如果说世界是充满了认知灾难的地带,塔西佗垂青的“忠于真理”很快露出了不尽不实的真颜。塔西佗是这么运笔的——“好人坏人全都想打一仗,只是各人的动机不同”、“随着帝国疆域的扩大,人类内心中由来已久的、对权力的渴望也就充分滋长起来并且约束不住了”、“人们所追求的除了最高统治权之外,就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了”、“同样是诸神的愤怒,同样是人类的疯狂,同样是罪恶的动机驱使他们(指罗马公民组成的军团、奥托和维提里乌斯的军队)发动了内部的斗争”、“当一个人有了过大的权力时,他永远不能完全相信别人”(出处同上),再一次为我们呈现出两个世界思维模式的倾向。塔西佗没能从绝对真理的意义上认知战争,看得见战争遗留的残肢断体,却看不见是谁在主导打杀掳掠。如果说“好人坏人全都想打一仗”,制造屠戮、恐怖、激烈内讧的也可以是“好人”。那么,这“好人”到底好在哪?好在“忠于真理”?制造屠戮、恐怖、激烈内讧也叫真理?对真理的认同要讲差异化的动机?指认人类“疯狂”、“渴望权力”、“追求最高统治权”、“不能完全相信别人”又该讲什么动机?塔西佗对人是如此地看走眼,他的传世之作——《历史》——也便剩不下几成真。我们只好不把塔西佗的“真理”当真或“崇高的典范”当典范。在充满战争灾难或认知灾难的时代,“母亲陪同自己的孩子们一同逃跑,妻子跟着自己的丈夫一道被流放;亲族们表现了勇气,女婿们表现了坚定,奴隶们表现了甚至严刑拷问都不能动摇的忠诚。一些著名的人物以刚毅不屈的精神迎接他们不可避免的死亡,他们在临死时的气概可以与古人的光辉的死亡并列而无愧”(出处同上)不能说就是“道德并没有沦丧到连一点崇高的典范都见不到的地步”(出处同上)的证据;况且,所谓的“道德”或“崇高的典范”并不足以使母亲、妻子、亲族、女婿、奴隶、著名人物成人。在塔西佗看来,母亲、妻子、亲族、女婿、奴隶、著名人物的“勇气”尤为可嘉——“在我们祖先的时候,勇气而不是金钱构成了罗马国家的更好的基础”(出处同上),但这份“勇气”能让罗马帝国不走向解体,能让世界少些战争灾难或认知灾难?办不到的。不能成人,“勇气”就是再豪迈也无济于事。——管理学主旨学派

“化学家”、“物理学家”假设看不见“原子”、“电子”,“生物学家”、“遗传学者”假设看不见“基因”(摩尔根,《基因论》,北京:科学出版社,1959年),人比不了“原子”、“电子”或“基因”,世界选择视人于无形而非假设看不见人。选择视人于无形而非假设看不见人表明世界无胆量证明人的存在——若人被证明存在,世界存在的合宜(法)性便大事不妙。这下可好,世界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能证明人的存在,世界也证明不了万事万物的存在。例如,在“当卵子和花粉粒成熟时,如果促成高株的某种东西;同促成矮株的某种东西(两者在杂种内同时存在),彼此分离,那么,就会有半数的卵子含高要素,半数的卵子含矮要素”(出处同上)一句中,世界怎证明得了“卵子”、“花粉粒”、“高株”、“矮株”、“某种东西”、“杂种”、“高要素”、“矮要素”、“半数”的存在?“肉眼”能看见“卵子”、“显微镜”能显示“某种东西”、“数据”能推演“杂种”的“存在”不代表“卵子”、“某种东西”或“杂种”就是存在的或“有秩序”地存在着。研究“基因”(等‘某种东西’)在生物体内究竟如何进行其有秩序的重新分配”(出处同上)与其说是“生物学家所力求发现的一个目标”(出处同上),不如说是世界回避人的存在的惯用障眼术——在无事处寻事、在无物处寻物、在无人处寻人。如“在十九世纪末二十多年来,到本世纪初二十多年来,从研究卵子和精子最后成熟时的种种变化里,发现了一系列的重要事实,对提供遗传机制方面有很大的进展”(出处同上),不过是系统论的进展,而绝不是对人的认知的进展。所以,世界又闹出了天大的笑话——“人眼虹彩颜色的遗传也可以说明高豆和矮豆之间的关系”(出处同上)。托马斯·摩尔根(Thomas Morgan)在批判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的“生理单元论”、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汎生论”、奥古斯特·魏斯曼(August Weismann)的“种质独立论”时称,“这些臆说以及其它更早的臆说,目前只有历史上的意义,不足以代表现代基因论发展的主要路线”(出处同上),其竟不知“现代基因论”是继承历史、损害人类的更离谱的臆说!——管理学主旨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