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永恒权益经济学中正确认识习近平关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论述
来源: | 作者:rpgdxw | 发布时间: 2020-08-16 | 70 次浏览 | 分享到:




"各种经济学理论五花八门,但我们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只能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不能是别的什么经济理论" (习近平,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境界,2015,2020),说明这样的经济,绝不是“economy”,这样的经济所涉及的人,绝不是“human”或“person”。




把“human to human transmission”视为“人传人”,或在病毒传播意义上讲“人传人”,只能说明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一无所知。




“面对极其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面对纷繁多样的经济现象,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有利于我们掌握科学的经济分析方法” (习近平,2015,2020),说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是真正的科学,即“science”绝不是真正的科学。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为了人民,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 (习近平,2015,2020),说明这样的人民,绝不是“people”,可理解为“大写”的“People”。




“我们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大前提下发展市场经济,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社会主义’这个定语”(习近平,2015,2020),对此正确的理解应当是,社会主义不是可有可无的“修饰语”。在真正的科学当中,任何话语的表述都不是多余的!




“继续在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上下功夫,把两方面优势都发挥好,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努力在实践中破解这道经济学上的世界性难题” (习近平,2015,2020),其实,难题已破:只有社会主义的实体与社会主义的实体才能真正结合。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人类社会最终将从各民族的历史走向世界历史” (习近平,2015,2020),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所讲的“人类社会”是为真正成其为人而存立的社会,不是传统观念中“humans”、“persons”或“people”聚合而成的综合体。




“在我们的经济学教学中,不能食洋不化,还是要讲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要大讲特讲,不能被边缘化”(习近平,2015,2020),新中国的发展能否顺畅取决于能否在任何时候都能“大讲特讲”、讲精讲透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我们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们的发展实践,深入研究世界经济和我国经济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习近平,2015,2020),真理是永恒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真理。




"五大发展理念,是在深刻总结国内外发展经验教训、深入分析国内外发展大势的基础上提出来的,集中反映了我们党对我国经济发展规律的新认识,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许多观点是相通的"(习近平,2015,2020),共产党人的观点当然相通,与人的观点也当然相通。




在“马克思、恩格斯设想在未来社会‘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习近平,2015,2020)的表述中,“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出自恩格斯撰写的《共产主义原理》,应结合《共产党(人)宣言》一并进行理解,恩格斯的理论还不能完全等同马克思的学说。




在“马克思、恩格斯设想在未来社会‘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习近平,2015,2020)的表述中,“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出自马克思撰写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说明所谓“新冠肺炎病毒”应该从人的自然存在之外寻找。




所谓病毒溯源、传播意义上的“人传人”的说法,对人或(人的)历史而言,是荒诞无稽的。




在“马克思、恩格斯设想在未来社会‘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人直接地是自然存在物’,‘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习近平,2015,2020)的表述中,“自然...制约”出自马克思、恩格斯撰写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其结论是(人的)历史与自然界并不对立,所谓“人传人”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我们要坚决维护我国发展利益,积极防范各种风险,确保国家经济安全。这其中有很多理论和实践问题需要深入研究”(习近平,2015,2020),即做到不厌其烦宣传马克思主义科学,要求以革命的社会科学、革命的自然科学、马克思主义科学改变“社会科学”、“自然科学”、“science”。




“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增进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作为经济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习近平,2015,2020),"那就必须以合乎人性的方式去造就环境",“使人不仅能在思维中、在意识中,而且也能在群众的存在中、在生活中真正成其为人”(马克思、恩格斯),即必须依靠人。



"对国外特别是西方经济学,我们要坚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坚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对其中反映资本主义制度属性、价值观念的内容,对其中具有西方意识形态色彩的内容,不能照抄照搬"(习近平,2015,2020),资本主义制度属性并无人的个性、属性或性质,以此属性为人性的“知识”泛滥于见诸新中国的科教界




对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人类社会最终将从各民族的历史走向世界历史”(习近平,2015,2020),马克思、恩格斯说过,“各个人的世界历史性的存在,也就是与世界历史直接相联系的各个人的存在”,即人的历史从本质上看“不是地域性的存在...已经是经验的存在”(1.538)。




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分配决定于生产,又反作用于生产,'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地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 (习近平,2015,2020)的表述中, “最...方式”出自《反杜林论》,其实,“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马克思,1.655),即人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