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永恒权益经济学中正确认识习近平关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论述:重读“改变‘science’(赛奀厮)”
来源: | 作者:rpgdxw | 发布时间: 2020-08-17 | 48 次浏览 | 分享到:


改变“science”(赛奀厮)


(节选于《改变世界:从永恒权益经济学出发》,2017-03-30) 


改变剥夺,每个场合都清楚可见“血和火的文字”,除了马克思主义科学,还能有什么科学做得到?

 

马克思主义科学不是从“实验”(“experiment”)中来,以“实验”为“本质属性”的“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自然科学”(“natural science”)或“science”(赛奀厮)决不是马克思主义科学。

 

决不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的“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或“science”,在不能认知人的活动中曲解或压榨人的活动。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技术和科学的进步意味着榨取血汗的艺术的进步”[1]所指的“科学”,是“实验”的“science”,并非马克思主义科学。不论在资本主义社会或在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主义科学的进步意味着模糊“血和火的文字”的“science”的萎缩。

 

马克思主义科学是“革命的社会科学”[2],其“依靠了世界各国工人的经验”、“依靠了他们的理论经验,即他们思想觉悟的成果[3],也才能完全彻底地认知“社会”、“自然”、“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究竟是什么。

 

“社会科学的研究不能完全采用实验的方法。例如研究政治经济学不能用实验方法”[4],所述之社会科学是革命的社会科学,不是“social science”。同理,革命的自然科学的研究也不能完全采用“实验”的方法,其毕竟不是“natural science”。

 

“我们的干部中,自以为是的很不少。其原因之一,是不懂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因此,不厌其烦地宣传这种认识论,是非常必要的”[5],毕竟,采用“实验”的方法的“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是不可能不厌其烦地宣传革命的社会科学、革命的自然科学或马克思主义科学的。

 

不厌其烦宣传马克思主义科学,要求以革命的社会科学、革命的自然科学、马克思主义科学改变“社会科学”、“自然科学”、“science”。

 

science”不是科学,改变“社会科学”、“自然科学”、“science”意味着淘汰“science”。

 

采用“实验”的方法的“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不是科学,其改变意味着要让真正的“科学成就”[6],即马克思主义科学,取得永恒进步。

 

马克思主义科学是科学,科学不是“一家之言”,将马克思主义科学归类为“哲学”或“法学”的“思想、意见、政策、方法、计划、结论、滔滔不绝的演说、大块的文章”[7]实需淘汰。

 

“现在我们的同志中,有很多人还不懂得这个认识论的道理。问他的思想、意见、政策、方法、计划、结论、滔滔不绝的演说、大块的文章,是从哪里来的,他觉得是个怪问题,回答不出来”[8],到底谁才怪或什么才是怪问题?

 

马克思,不怪。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不怪。马克思主义科学取得永恒进步,不怪。

 

要怪,就怪被“实验”遮掩真实的“science”,就怪在每个场合都感受不到剥夺和被剥夺的



[1]列宁榨取血汗的“科学”制度[M]//列宁全集:第23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19. 

[2]

    [3]列宁我们的任务[M]//列宁全集:第25北京:人民出版社,1988108. 

[4]

[5]毛泽东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和辩证法[M]//毛泽东文集:第8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324.

    [6] 

[7]毛泽东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M]//毛泽东文集:第8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321.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