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knowledge”(“知识”)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7-11-17 | 712 次浏览 | 分享到:

马克思说,“为改变一般人的本性,使它获得一定劳动部门的技能和技巧,成为发达和专门的劳动力,就要有一定的教育或训练,而这又得花费或多或少的商品等价物”[1],如此“一定的教育或训练”或“knowledge from a particular perspective”(“知识”)[2]是人之所需?

 

人从无改变本性之需,自无“商品等价物”、“激进的平均主义者”或由此“带着天生的血斑”或“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技能”(skill)、“技巧”(workmanship)、“知识”的需要。

 

“个人受教育的时间,发展智力的时间,履行社会职能的时间,进行社交活动的时间,自由运用体力和智力的时间,以至于星期日的休息时间(即使是在信守安息日的国家里),——这全都是废话”[3],没错,企图改变人的本性的“知识”都是废话。

 

“个人受教育”的“知识”,“发展智力”的“知识”,“履行社会职能”的“知识”,“进行社交活动”的“知识”,“自由运用体力和智力”的“知识”,“星期日休息”的“知识”,“信守安息日的“知识”,“时间”的“知识”,均是其害无穷的废话。

 

以为“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只会使废话故弄玄虚,引致自由擦身而过。

 

“亚·斯密的老师亚·弗格森曾经叫喊说:‘我们成了奴隶民族,我们中间没有自由人’”[4],不明白“奴隶”未必失去自由,自由人未必就有自由。

 

亚·弗格森没能和马克思一样,对受“货币化”的“知识”、“概念化”的“知识”、“职业化”(“professionalization”)的“知识”、专业化“specialization”)的“知识”、“数字化”(“numeralization”)的“知识”之“教育”(“education”或“现代教育”、“市场化教育”、“现代大学教育”)的险恶洞若观火。

 

改变“知识”,要让人不受作为废话的“知识”的“杀人的一面”[5]所危害。

 

“国民财富和人民贫困本来就是一回事”[6]“个人受(货币化)教育”、“发展(数字化)智力”、“履行社会(关联性)职能”、“进行(专业化)社交活动”、“自由运用(概念化)体力和智力”、“(职业化)星期日休息”的“知识”和人民贫困本来是一回事。

 

改变“知识”,不为“个人受(货币化)教育”、“发展(数字化)智力”、“履行社会(关联性)职能”、“进行(专业化)社交活动”、“自由运用(概念化)体力和智力”、“(职业化)星期日休息”的“知识”所动,人民才能不再贫困。

 

“古典政治经济学几乎接触到事物的真实状况,但是没有自觉地把它表述出来”[7],不奇怪,“古典政治经济学”是“概念化”、“货币化”、“数字化”的“知识”,不是为人民而做的人的学问、批判的学问、改变的学问。

 

“只要古典政治经济学附着在资产阶级的皮上,它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8],同理,只要附着在“概念化”、“货币化”、“数字化”的皮上,“知识”就不可能成之为人的学问、批判的学问、改变的学问
上一篇:
下一篇: